河北仁愛醫養老服務集團

老年人深受抑郁困擾“精神贍養”不能缺席

2023-12-28
有時候睡眠不佳或者沒有食欲,還時常感到胸悶氣短、頭疼乏力、周身疼痛等不適,但卻檢查不出任何問題;覺得目前的精力遠不勝從前,不僅記憶力減退,思維遲滯,甚至對曾經喜歡的工作、愛好、社交都失去了興趣;經常感到情緒低落,焦慮多疑……絕大多數人把老年人的唉聲嘆氣、郁郁寡歡誤以為“他只是暫時心情不好罷了”。其實,這些很有可能是老年抑郁癥的表現。
 
  在老年人群體中,抑郁是一個常見的問題。我區已進入老齡化社會,隨著老年人對精神生活和養老層級追求的不斷提高,養老不再局限于物質生活的滿足,老年人尤其是空巢老人的心理健康問題,已成為不容忽視的社會問題。作為子女,更應關注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常交流、多陪伴,加強“精神贍養”,讓父母度過充實、幸福的晚年。
 
 
 
  老人心里有陽光照不到的角落
 
  “老伴剛過世的那段日子,我情緒低落,站在陽臺上總有一種想跳下去的沖動……”72歲的銀川市民丁女士回想起一年前自己的行為,仍然感到后怕。去年,老伴因病過世,一直被老伴呵護照顧的丁女士感覺天塌了下來。辦完老伴后事,她整日窩在家里,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家中獨子因工作忙無暇顧及母親的情緒,少了親人的陪伴,丁女士一度走到崩潰的邊緣。好在兩位好友及時發現她情緒異常,陪她去醫院就診,丁女士被診斷為老年抑郁癥。朋友鼓勵她走出家門,每日走路鍛煉。藥物治療和運動調節雙管齊下,丁女士慢慢走出了喪夫之痛,直面今后的生活。
 
  2018年,年過七旬的張大爺被確診為前列腺癌,從他拿到診斷結果的那天起,就再不愿與家人多說一句話,除了看病去醫院外,平時很少出門,對于前來探望的兒女和對他噓寒問暖的老伴,都是冷漠對待。即使是節假日家人聚餐,也是草草吃上兩口就匆匆離席。去年9月,張大爺與世長辭,兒女回想起父親生病這幾年的變化,突然意識到老人情緒或許出了問題。通過向醫生咨詢,才知道張大爺在患病期間情緒低落,是典型的抑郁癥表現。
 
  石嘴山市民趙先生已退休5年,去年起就經常感覺全身乏力、懶怠進食,以至于靠輪椅代步,最終臥床不起。家人多次帶他到醫院就診,可一直查不出病因。后來在醫生的建議下去看心理門診,經醫生分析,家人才意識到,老人臥床之前出現的情緒低落、興趣缺乏、悲觀厭世的情緒是抑郁癥狀,但一直未引起家人的重視,都認為他一時適應不了退休生活,由此延誤了最佳治療期。
 
  固原市民哈女士的女兒小瓊大學畢業后定居銀川。今年年初,小瓊生了二胎。剛把大孫女帶到6歲進入小學,哈女士輕松了不到一年,不得不再次“北上”幫助女兒帶孩子。“這次來銀川的心情和之前完全不同。”哈女士說,一來自己上了年紀,每天帶孩子體力不支;二來老年人和年輕人的育兒方式大不相同,就連最簡單的給寶寶用尿布還是紙尿褲,女兒都多次和她發生激烈爭執。“現在女兒家里兩個孩子鬧哄哄的,小兩口工作也忙,我就像個老媽子,又要照顧孫子,又得做飯,伺候完這個伺候那個。”哈女士說,“我現在掰著手指頭熬日子,心里潑煩得很。”
 
  “喪偶的老人、有抽煙酗酒等不良生活習慣的老人、長期獨居的老人、病痛不斷的老人、性格內向甚至孤僻的老人、沒有退休金需要子女贍養的老人,現在還包括長期帶孫輩,把‘隔代親’變成‘隔代傷’的老人,都容易出現焦慮、抑郁傾向,更需要被關注和照顧。”寧夏寧安醫院睡眠中心主任李賡說。
 
 
 
  哪些老人更容易被抑郁癥盯上
 
  “隨著社會老齡化程度的不斷加深,加上社會變革、家庭結構改變,傳統大家庭模式被以核心家庭為主的多樣化小家庭模式所取代,空巢老人和獨居老人群體日益龐大,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老年人抑郁、焦慮等疾病高發。”寧夏醫科大學總醫院心理衛生中心主任方建群教授說,老年人是心理疾病的易感人群,但人們大多關注老年人的身體健康,心理健康卻往往容易被忽視。
 
  據了解,年齡、婚姻狀況、與子女的聯系緊密程度以及參加老年活動的次數等都和抑郁癥的發生有關。數據顯示,75歲至89歲老年人較65歲至74歲老年人抑郁發生風險高0.51倍;離婚老年人抑郁的發生風險可能增加3.4倍;和兒女每周聯系2至3次的老人,抑郁癥發生風險相較無子女聯系的老人低0.36倍;老年人自己找樂子也很重要,參加老年活動能使抑郁發生風險降低0.6倍,且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圍內參加頻次越多越有益。此外,自信的老人更健康,認為“自己是社會負擔”的老年人存在抑郁風險,抑郁發生風險較認為“老年人不是社會負擔”者增加1至2倍。
 
  “老年抑郁癥患者往往不能很好地表達自己的情緒,種種身體不適正是在說明‘我不開心’‘我情緒很糟糕’‘我的生活沒有樂趣’。”寧夏心理衛生協會相關負責人介紹,情緒低落是抑郁最明顯的癥狀,通常這種低落的情緒早晨加重、傍晚減輕,且在此基礎上,患者還可能出現自我評價降低,經常自責,覺得對家庭沒貢獻、拖累家人等。
 
  “老年抑郁癥是很常見的,然而因為社會、文化、軀體疾病等因素常使診斷更為困難。”這位負責人說,老年抑郁癥具有一定隱匿性,老年人一般不會主動表達“心情不好”,而會反復訴說各種軀體不適,如頭昏、心慌、胃痛、全身無力等,但到醫院做各種檢查卻發現沒有明顯異常,這時子女就要注意老人是不是經常愁眉苦臉、唉聲嘆氣,是不是經常感到煩躁、坐立不安等。
 
  “老年抑郁癥要早發現、早治療。”李賡說,子女誤認為老人“心情不好”,自己調節調節、過上一段時間就好了,往往會延誤最佳治療時間,致使病情加重。其實,老年人情緒低落,和精神心理壓力因素有直接關系,老年抑郁癥是可以通過積極治療好起來的疾病,特別要提醒的是受社會偏見、歧視思想影響,老人及其家人明明知道老人患上焦慮、抑郁這些常見的心理疾病,但是為了所謂的名聲、面子,擔心被人說有“心理疾病”,或者把“心理疾病”等同于“精神病”而不敢或者不愿到正規的精神心理??漆t院檢查治療,以致貽誤病情。
 
  “老年人的心理問題直接影響到他們的生活質量,一些負面情緒可能不一定達到疾病的程度,但常年不健康情緒纏身仍然會讓他們的老年生活幸福指數大打折扣。”方建群建議,讓專業人員走近老年人幫助他們調整情緒緩解壓力,在產生疾病萌芽期及早進行干預,給予相應的心理治療,對提升老年人生活質量有很大幫助。“目前,寧夏心理健康專業人員仍十分缺乏,精神科醫師數量偏少,應該加大專業人才隊伍建設,鼓勵更多的人加入心理健康行業隊伍。”方建群說。
 
 
 
  全社會關注讓老年人安度晚年
 
  86歲的高翠芳是一名生活困難的獨居老人,同時也是社區重點幫扶對象。她家住銀川市金鳳區紫園小區,丈夫生前一直身體不好,夫妻倆沒有生育子女。前幾年老伴過世,高翠芳便很少跟外界交往。“她喜歡獨來獨往,大部分時間都不出門,偶爾出去曬太陽,也總是一個人坐在涼亭里。其他老人都在聊子女、孫子,她也插不上話。”紫園社區工作人員說。“疾病纏身、無兒無女,讓老人變得敏感多疑,沒有安全感。”紫園社區黨委書記趙鳳艷說,像高翠芳一樣的獨居或空巢老人心理上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孤獨抑郁的情緒,針對這些問題,紫園社區從2016年起開展“幸福來敲門”愛心公益活動,針對轄區孤寡、獨居、殘疾、低保、行動不便的老人,開展了一系列公益活動,通過免費送愛心午餐、愛心義診、公益理發、衛生清理、親情陪聊、代繳水電費、就醫陪護等公益活動,關愛老年人。
 
  “我區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老人們曾為社會和家庭作出了貢獻,當他們進入桑榆之年、歲暮之時,更應得到社會的關心關懷,使他們老有所學、老有所樂。”李賡說,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講,對老年人的精神關懷,更能體現社會的文明和進步。
 
  方建群建議,盡量不要讓老人長時間獨自一人、長時間隔斷與外界的交流。隨著年齡的增長,老人的社會功能越來越弱,如果長期讓老人獨自處在封閉的環境,時間長了他就會不由自主地自我封閉,增加了患抑郁癥的風險。另外,全社會也應該幫助老年人營造適合自己的社交圈,大多數老人抑郁都是因為沒有與他人進行足夠交流所致,老年人應該尋找年齡相同、經歷和興趣類似的老人組成社交圈,經常溝通交流,讓孤獨寂寞沒有可乘之機。研究發現,適當運動可以減緩大腦灰質的衰退速度,而灰質是維持人正常思維、保護大腦的重要物質,因此,老人進行適當的運動,既能強健體魄,還能讓他們心理更陽光。
 
  寧夏心理衛生協會相關負責人說,解決老年人心理問題需要專業的醫療機構、老年人自己、子女、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努力。老人要減少對子女的心理依戀,主動培養興趣愛好,建立新的人際關系,調整生活方式,參與各種社會活動和公益性勞動等,充實晚年生活;子女除了關注老年人的物質生活,也要加強對老人的“精神贍養”,?;丶铱纯?,經常與父母聯系交流;社區應該提供精神關懷服務,建設供老年人聊天、娛樂、運動的專門場所,為老年人定期開展心理健康公益講座,配備專業的心理疏導員等,全社會共同努力,讓老年人過上更加安心、舒心的晚年生活。

上一篇:預防老年癡呆,留心老年人身上發生的3個變化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免费